love_lie

万圣节贺文/赶鸭子上架系列/无任何cp向,私心四樱小帅哥/ooc有/我已经做好被怼准备!

——————————壹——————————
快九点了,差不多时间了呢。

百式百子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这么喃喃自语,四周除了她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连无脸的NPC也是,整个狱长室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想到这里百式百子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一些,交叉的双手握得更紧,焦躁不安的整理着脸颊旁边的碎发,仿佛在思索什么大事件一般,最后紧闭的双眼睁开,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拿出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女巫帽子戴在头上,百式百子笑得意味深长,明明是很漂亮的笑容,却硬生生让人打个寒颤 ,犹如身处寒冰地狱一般的感受到异常的寒冷。

第三栋,在这一天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时之间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百式百子的走近,但转念一想,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监狱都是属于她的财产,所以窜监狱这种事情,应该没有问题……吧?

百式百子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们正挂着万圣节的鬼脸灯笼,这让她有些失望,还以为自己第一次就可以捣蛋,没想到第三栋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可是,真的是失算了,百式百子眼神暗沉几秒不由自主的撇嘴。

而对于来说三叶,可不是这么可以淡定的事情了,当看到穿着一身黑色紧身女巫装,戴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女巫帽子,身后还背着个狼牙棒的狱长时,他差点把口中的茶以不优雅的姿势喷出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这是重点吗?

擦擦嘴角快要滴落的茶水,三叶雉热情的迎了上去,在对百式百子的服装点评了一番、称赞了她皮肤一番,才将手中的水果糖递给百式百孑,同时准备作死捏百式百子脸的手,被Honey和Torowa一起合力压制住。

这样显示出了一种富有艺术形态的姿势,其吵闹声也让原本不好奇都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百式百子扭过头来,表情在其他人看来有些微妙,直到看着百式百子一脸微妙表情离开,连身影都已经彻底消失不见时,全体【除了三叶】的表情都不由自主的一变,心里瞬间都变得哇凉哇凉哒。

——————————贰——————————
当百式百子踏上第四栋监狱的所在地时,很奇怪的发现并没有热闹的景象,不过也因此猜到了,可能四樱不知道这个节日的设定,这让恶作剧快要成功的百式百子步伐都轻快起来,虽然面上还是保持着吓死个人的表情。

四周的看守依旧尽职尽责的手背在身后,哪怕对于自己从他们身边走过都毫无反应,只是默默的敬礼,这下子让百式百子不住的满意点点头,要是全监狱都有四樱管理的手下看守水平,估计南波监狱会让世人更加畏惧吧,神游在外的想了些什么,在四栋办公室面前停下脚步。

“咚咚——”

礼貌的敲门,在得到同意后才推门进去,还未看见人,就女汉子十足的喊出:“Trick or treat?”

然后得到了正在批改文件的四樱困惑表情,在对视三秒后,四樱才尴尬的想起来,今天是外国的万圣节,而百式百子好像也有些尴尬的压低自己的帽子,因为意料外的情况有些不知所措,好在因为女王经验,很快就反应过来,咳嗽一声清清自己的嗓子,缓解突然安静的空气。

四樱听到百式百子的咳嗽声,再联想几番后,突然被小孩子气的百式百子萌得脸红万分,强制的压下波动巨大的情绪,才敢正直着脸抬头,有些不自在的对百式百子说:“抱歉,这是属下的失职,我没有想到狱长想要办活动的心思,所以……还是狱长选择捣蛋吧。”

啊,好像看到了小狗狗的尾巴,百式百子眨巴眼看着四樱一脸歉意和对不起让您失望了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在内心这么想着,思索了半晌,移开了看着四樱的视线,装作神秘的样子背对四樱掏出捣蛋的道具,听说是外面发明的,具体的效果怎么样,还有尝试的必要。

百式百子一本正经着脸转身,将手中的东西亮出来给四樱看,因为四樱是第一个捣乱的人,所以百式百子心情很好到,小虎牙完全遮掩不住的微笑,当然这种事情一人欢喜一人愁。

当看到百式百子拿出来的东西,四樱的脸色不由的变得更加五颜六色,一副见鬼了的样子,但看着自己喜爱的女人期待的表情,还是哆嗦的、心不甘情不愿收下了百式百子手里的狗尾巴,那是一个可以预测心跳而摇动尾巴的机器,好像是戴在腰间就可以了……吧?研究着手里的机器,四樱有些紧张的抿嘴唇。

然而还不等四樱将这个冲击性极强的消息消化完,百式百子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根好像是配套的狗链,无辜的看着明显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四樱,将手中的狗链拽拽,铁链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因为害羞脸色阴沉的看着四樱,哪怕四樱真正的读懂了百式百子眼里的害羞情绪,也依旧冷汗直冒,不等百式百子说些什么,赶忙点头答应,唔,我们应该叫这样的举动叫做妻管严,而不是怂,大概?

有句话叫啥来着,自己捣蛋的后果,哭着也要承受完,握着狗链百式百子以一种更加强大的气场,不如说更像是干架的气场往第五栋走去,而四樱……看他的尾巴摇得挺欢的,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吧。

——————————叁——————————

当有一天,你看到自己不爽的人,戴着一根狗尾巴,你会有什么反应?悟空猿门的反应如下。

“哈哈哈哈哈哈,臭狗,你终于也变成这个样子了吗,笑死我了。”

在百式百子到来第五栋的一刻,整个五栋回荡着悟空猿门看守主任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笑声,猪里在一旁站着也一直在努力憋笑,但眼神时不时的偷偷往狱长的胸上瞥去,毕竟他可没有实力迎接来自四樱的暴打,只是前者暴露的话,如果是后者暴露……想到这里,猪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为了不被之后报复得更加过分,选择默默转身背对他们,不去看那边的修罗场,毕竟风景挺好。

然而聊着聊着身后就没有了任何声响,像是刚刚发生的一幕都是幻觉,除了道具工作的声音,连呼吸都放轻,猪里正好奇想要转身查看情况,就被悟空猿门一巴掌盖住眼睛,用恼羞成怒的语调怒吼:“闭紧你的眼睛,算了,还是打晕比较方便。”吓得猪里赶忙选择自己紧闭眼睛离开。

看着猪里渐行渐远的身影,悟空猿门神色纠结的看着百式百子手上的物品,一套随处可见的女仆装,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买到的猫耳发箍,结合还算正常的装扮,但如果是自己穿上的话,无论如何都显得特别怪异吧?!

然而连四樱都做得到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不到!咬牙想着这件事,悟空猿门拿过衣服躲到一边去换,换好后后悔的情绪越发的明显,但还是硬着头皮,穿着这一套奇奇怪怪的衣服向第十三栋走去。

顺便,他正在竭力无视着,漂浮在空中的皮带尾巴上,出现的黑色蝴蝶结铃铛。

“……话说,臭狗,你真的觉得不别扭吗?”

“慎重言语,猿,带领我们的可是【以下省略夸赞狱长的各种话语三千字】的狱长。”

——————————泗——————————
“……”“……”

双六一觉得自己陷入了入职以来最大的危机,对,绝对没有之一,就凭着狱长这种阴沉恐怖的脸色,这件事在双六一的恐怖指数不由的上了一百个百分点,还要乘以N次方。

所以面对四樱和悟空猿门的衣服,一时之间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而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百式百子,在百式百子说了:“ Trick or treat ”后,交出一颗糖果。

然后空气就真正的凝结了。

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双六一在内心这么想着。

当然,少女的心思你别猜。

——END——
装作没有晚

【复健】二十题字

1.下雨时撑着油纸伞【四樱狱长】

发型奇怪的男子为蓝发女子挡下所有风雨

2.沿着溪边捡鹅卵石【悟空骨科】

猿门在大哥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溪边

3.踩着青石路过小巷【一一五】

双六一再也抓不住那个自由的黑发少年

4.穿着古时候的服饰【猪猴】

猪里再也没有脱下,猿门的丧衣

5.白墙、青瓦、红木窗【武四】

被武藏的一把火全部烧毁

6.听着私塾的读书声【Unoxjyugo】

Uno放弃了赌博陋习

7.站在桥上喂锦鲤【战死武将四樱x身体虚弱狱长】

然后百式百子再也没有睁开眼睛,梦里她的大将军回到她的身边

8.盛夏半夜的告白【猿法】

法子没能拉住猿鬼离去的衣袖

9.玉镯儿和银簪【双六狱长】

玉镯被摔碎,银簪被烧尽,百式百子只能踏上红花轿

10.亲自绣的手帕【猿法】

被鲜血染红,被战火烧尽

11.玩笑般的唱戏【torowaXhoney】

黄梅戏真的是我唱给你听的

12.用水墨描绘下你的脸【nikoX师父】

然后抱着你的骷骨,从白日爱你到夜幕

13.在老槐树上过夜【99x15】

最后还被你灌了一碗姜汤

14.发间插着花唱民谣【双六狱长】

戏子等不到常客归来

15.七夕时节在溪上放花灯【四樱狱长,狱长落水身亡设定】

跳入你安眠的地方

16.为你梳好三千青丝【rockX梁】

捧着你带血的青丝,吻上再也睁开不了的眼睛

17.一起在手腕上系红线【悟空骨科】

然后亲手剪断它

18.用木头雕刻的对戒【杀手paro/猿法】

用那个杀死你

19.用梨子、桂花来酿酒【猪里x猿门】

加入凶恶的蛊毒,你是我的了

20.用泥巴捏一座城【奇伊x吴巴】

安葬你已经腐朽的肉体

二十字微小说

Adventure(冒险) 

双六一准备向悟空猿门表白,并向百式百子询问怎么样才能表白成功。

Angst(焦虑) 

百式百子神情冷漠的递给双六一告白用的玫瑰花。

Crackfic(片段) 

“死猴子,这么欠打,是想念拳头的滋味了吗?啊!”

“谁要尝那种奇怪的东西!……啊手边的香蕉给我一个,大猩猩。”

“不要用那个称呼叫我,找死啊你……喏。”

Crime(背德) 

悟空猿门爱上了自己姐姐百式百子的男朋友双六一。

Death(死亡) 

四樱犬士郎终于接受了百式百子已经死去的事实。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双六一和悟空猿门结婚了。

Fantasy(幻想) 

新娘悟空猿门穿的是百式百子亲自设计的婚纱服。

Fetish(恋物癖) 

四樱犬士郎有个和百式百子容貌差不多的洋娃娃。

First Time(第一次) 

双方都很惨烈,双六一太勇猛,操得悟空猿门下不了床。

四樱犬士郎太害羞,只达成亲吻和咬试高潮

Fluff(轻松) 

双六一轻轻松松撂倒了还在反抗的悟空猿门。

Future Fic(未来) 

双六一亲手杀死了因为中毒而拖累任务的悟空猿门。

Horror(惊栗) 

四樱犬士郎囚禁了百式百子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双六一暴打悟空猿门一顿后,吻上对方受伤的地方。

Parody(仿效) 

悟空猿门学会了双六一的一切,包括工整的工作服。

Poetry(诗歌/韵文) 

我要从双六一哪里,夺回你的内心。
     ——四樱犬士郎

不用夺,它本来就注定属于你,哪怕它之前寄存在不爱我的人手里。
     ——百式百子

Romance(浪漫) 

除了有些结巴以外,四樱犬士郎给予百式百子她最想要盛大和华丽的求婚仪式。

Smut(情/色) 

双六一喜欢从背后进入悟空猿门的身体,看着他后背绷紧的模样,反而能够让他更加兴奋。

Spiritual(心灵) 

四樱犬士郎的爱意扭曲。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四樱犬士郎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自己被百式百子杀死的地方。

Tragedy(悲剧) 

一切都是幻想。

【原创】灵能百分百之乡村爱情[段子 酒窝灵/将律将/辉茂]

①:起床气
灵幻大清早是被鸡鸣声叫醒的,在翻滚挣扎无效后,一把抓住枕头甩身边,带有诡异红色酒窝的男人头上,猛砸几下怒怼。

“昨天让你把它宰来吃不宰,看看现在它在鬼扯啥子!老子今天还要加班,现在它鬼叫成这嘿样,还让不让老子好好睡咯,造湫【孽】。”

一脚将男子踹下床。

②:大兄弟偷瓜不
作为村子里的霸王小子,铃木将一出门就受到了群众的瞩目,生怕这个小祖宗又来田里闯祸,当时候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也要毁一大半,受不了嘞。

铃木将对于这种诡异的气氛怎么可能注意得到,当下就爬上一户人家的窗户,大大咧咧的开门,还没来得及蹦进去,就被一个大西瓜砸中脑袋顿时果汁就流了出来,看起来惨不忍睹,不过铃木将也不是很在意,抹了西瓜汁冲里头的人吼:“大兄弟,去偷瓜不?老爷子家的瓜好吃得很。”

“没空,你自去。”

③:小卖部
“哟,影山君,今天也是你看店吗?”

顺手将几个面包还有些小吃放在收银台上,看着对面有些紧张的黑发男孩子询问。

“是……是这样的……母亲出门,律在家学习,不能打扰律,所以今天还是我一个人看店。”

茂夫有些不自在的揪紧自己的衣角,因为不太熟悉普通话,显得有些结结巴巴,还尽力的压制住乡音,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的起身结账。

“花泽君今天还是……唔?”

“不用泡面,要一个你的吻就好【笑】”

【原創】荒蕪之地[律將 名朋自戲改編 ooc有 覺得眼熟不要方,就是我]

自戲改變成文,將律將無差  喜歡小男孩,沉迷少爺無法自拔,假裝自己是個很有文筆的小透明。

即將離去小鎮律X游男將

自戲寫多了,文快不會寫繫列【復健,復健】

要當一個會產糧,割大腿肉的好孩子。

BGM配合食用:冬の桜/吉田兄弟

倒秋節,是小鎮特別有名的一個節日,在這種偏遠而小的地區,甚至是貧窮無比的小鎮,一向都是利用熱鬧的節日,來換取自己一年的吃食與零用,每個節日幾乎是小鎮的貴寶,重要到……開始的前半個月就開始繁忙起來,小鎮里盡顯亂成一團的景象。

而作為重頭戲的神社,還沒有開始就已經擠滿了人,在神社的幾錢箱面前排著隊,也不知道為何在這裏許願,成功的可能性特別大,當然也有不少帶有惡意前來或者犯罪的人,卻在祈求之後,被神社的巫女指出惡意,對於犯罪人找到證據,判定為罪,為治安幫了不少的忙。

當然這些都是在真正的原因之前的——小兒科原因,讓這個節日徹底出名的原因是,神社的‘神樂’,每次節日上都不同舞蹈的人,雖然身為男性,但其舞蹈優美得不可思議,更有專業舞者到此學習借鑑,若這一次,紅髮游男再次擔任舞者,那麽他就已經五年都擔任這個位置,明明是個犯罪者的孩子,卻擔任此等貴職*1該對他下達禁止登場命令。

——明明是熱熱鬧鬧的小鎮卻溢滿著,對犯罪者孩子的惡意。

——虛偽的面具,熱得喘不過氣,再也不想戴上。

但這些,都與將無關,將從來都沒有在意這些,甚至連他們在意的貴職,都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不過是運氣*2好罷了,除此以外,什麼感覺都沒有。

昏暗的房間,只有眼前的蠟燭帶來了微弱的光芒,也不知道小鎮的人是如何做到的,居然讓房間看起來像是真的陷入了黑暗一樣,除了燭火一無所有。

將安靜的坐在燭火之前,偶爾看一眼燭火,覺得無趣後,又低下頭看著手中的手機,藍色的幽光打在他的臉上,居然透露了悲傷與寂寞,那是原本不應該出現在他臉上的表情,應該是永遠都不會出現的,因為他宛如狂躁的怒風。

代表小鎮象徵的面具挂在一邊,明明是神明的印記,在燭火下看來卻宛如惡毒的鬼神,無聲的監視著眾人,小心翼翼的纏縛人的身體,最後如毒蛇一般,狠狠的咬上一口,帶來致命毒素,神明亦是一種災禍,更別說神明是……了。

突兀的,手機鈴聲立刻溢滿了整個空間,在昏暗的空間里,顯得尤為刺耳,但將已經不想理會,只是因為手機屏幕顯示的來電人,不是他想等著的人,而是他想要等著人的哥哥,他沒有發來短信或者打過電話,明明就即將遠離這個小鎮。

——想要見律。

——但是,不被允許見他。

厚重的舞衣被人拽住裙襬,在起身之時差點一個踉蹌的摔倒,側頭看去,就看見兩個面無表情的少女拽著,連呼吸聲都淺薄的,宛如死人一般的少女,她們用無神的目光注視著將,彷彿理所當然,在祭典結束之前,將是不被允許跨出這個地方一步,這一切都是所謂的規則。

“你們可以去準備,時間快到了。”

而就在將不耐煩想要出手拽回裙襬時,神社的掌管者靈幻走了進來,他拍打自己的掌心,像是喚回巫們的注意力,也像是一種有聲的警告,迫使將收起了因為能力而產生的光芒,畢竟真的惹怒了神明【律的大哥】律可是會因為大哥生氣向自己發脾氣,這麽一說,自己居然是食物鏈最低端呢,將抬手磨蹭著自己的下巴這麽想著,在看著靈幻陰沉的臉色後,攤手表示自己的無奈。

靈幻搖搖頭看著面前暴躁的少年,他至今都沒有明白,為什麼茂夫每次都會選擇這個人,外界可是因為這個選擇,而開始對這位產生不滿了啊,這樣帶來的一堆麻煩,靈幻催眠的一邊碎碎念一邊整理將的衣服,彷彿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什麼。

而將徹底無言,他能夠感受到那種壓迫人的視線,那是神明對自己身邊這個人的矚目,是屬於神明對個人的偏愛,深刻的病態佔有慾。

外面的聲音也逐漸變得嘈雜起來,像是神樂要開始了一般,一瞬間火紅的燈籠被莫名點亮,照亮了昏暗的空間,聽到敲鐘人擊打著的鐘聲,時間到了。

任由靈幻將掛著的面具佩戴在自己的臉上,遮住真容,在舞蹈結束之前影藏神明使者的容貌,不被別人看見,是對於神明的禮儀,櫻色的薄紗蓋住有些張揚的紅髮,即使用了髮膠,但還是有些零零碎碎的頭髮翹起來,但這些被薄紗蓋住,因為看不見,所以很安心,深吸一口氣,將手中的紙條安置在燭火中央,瞧見它立刻被火焰吞食的模樣,最後轉身握住靈幻遞來的羽扇。

  你今天的舞衣*3很好看,將,祭典也要加油。——影山律留

當太鼓擊打的聲音傳來時,各種各樣的顏色都向自己湧來,讓眼前的景色變得朦朧,明明已經登台很多次了,為什麼還是感覺這麽陌生呢?將在心裡這麽詢問著自己,連眉頭都微蹙了些,但即使將再怎麼迷茫與疑惑,在音樂響起之時,自己該做的就不是發呆,而是隨著音樂舞動。

手中的羽扇折出一個微妙的弧度,腳步下意識的放緩,往前踱步最後腳尖點地停止自己的動作,在三味線奏起那一刻,手滑過半空,在胯前停下,伴隨著節奏輕移兩三下,最後逐漸抬與胸前,蘭花指握扇啪的一聲收起別在腰間的腰帶上,影藏的水袖立刻飛舞而出,那顏色……宛如舔舐了黑暗的天空,各種各樣的顏色都染上了星空。

花,被水袖夾雜的拋出,像是來自神明的饋贈,但怎麼可能是那樣呢,大費周折的花兒怎麽可能只是代表著膚淺的意義?將勾起一個若有若無的諷刺笑容,看著爭搶著花朵的人,一個旋轉間,更多的花兒從中飄落,這是真實的來自神明的惡意,也是將和茂夫的一種交易,自始至終,神明的這些花兒想要送達的,只有靈幻一個人罷了。

水袖所到之地突然燃起了火,輕撫而過的水袖,但燭火卻一點一點被人點燃,讓整個空間都像是被火燒著一般,火紅的撩人與刺眼,透過火幕,將彷彿看到茂夫痴迷的看著靈幻的眼神,以及握緊拳頭和不甘心的咬唇。

無能力之人,永不見神明,不能見神明,因為即使神明站在你的面前,你也看不到摸不著,甚至連他親吻著你的唇,你都不能感知到。

你看,他親吻著你,我清清楚楚的看見了,他吻著你的唇,靈幻,僵直著手臂旋轉一週,抬膝邁步左腳尖落地,承受著身體的重量,將右腳繃直延伸到身後,手臂綿延的划過空中,畫出一個瀟灑圓弧,指尖觸碰到地面,彎膝撐地借力作為支撐,一個慢動作空翻落地抬手力甩袖,可是你永遠看不見。

——如果那燒起的火,可以燙到我就好了,這樣就會再見了吧?*4

將突然覺得很悲傷,他想到了律,同時刺骨的疼痛也在此刻升騰而起,烙印在鎖骨上的紋身開始發燙*5,冷汗順著額頭滑落,翻滾的疼痛一時之間奪走了僵硬的步調,在動作不當的情況下,直接跌坐在地面掌心被劃破,代表愛情的玫瑰花此刻全纏縛上右眼,由小巧的花蕾變成花朵,利刺刺痛著眼眶,彷彿感覺流下了鮮血,但都是錯覺,是虛無縹緲的錯覺。

抬手用長袖掩住自己的面容,旋轉起身右搭左垂袖,定格幾秒後,順著節奏回到原本的動作裏,腳踏著落地的花兒,彷彿聽見它們悲哀的哭吟,這是一場踩著生命的表演。

——我會被懲罰的吧?被獄卒。*4同解

因為秋天而飄落得所剩無幾的枯樹顫抖起來,最後被新的葉蕾擠掉,然後萌芽生長,蛻變為嶄新的綠葉,火紅燈籠裏的燭火劇烈燃燒,向外延伸出去,照亮著道路,幾乎將整個小鎮的道路都照得通明,為匆忙的行人提供安全保障,同時花兒也……在微風飄過后生長出來,小小的花瓣在空中盤旋了一番,向無人的地方飛去,將看著這些花瓣幾乎將天空都籠罩起來,像是一朵由花組成的花雲。

覺得有點熱,很熱很熱,身影快速的旋轉著翻身片袖,讓長綢圍繞著身體,像是在緊緊纏縛著自己,彷彿暗地裏的嘲諷著自己,卻又像是來自神明的寬厚保佑,跳躍點腳下腰空翻,面對二點掉落的面具露出真容,最後踏步蹲于地面,抬起頭凝視前方,嘴裡含著一朵帶刺的玫瑰,玫瑰的利刺陷入軟肉,戒言。

——死也不認的罪。*4同解

得到了掌聲,這一次的表演看起來很精彩,也很讓人滿意,當然小部分的人除外,退場進休息室,還沒來得及休息,就被人握住了手,是茂夫【神明】,他的神情帶著異樣的慌張,甚至利用能力撕碎尾擺的累贅,“快點從這裏離開,他們要過來殺害你了。”

“嘛嘛,律的大哥,”聽著茂夫有些驚慌失措的話語,將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和他勾肩搭背,臉上浮現讓人安心的笑容,給茂夫按摩了肩膀幾下後,將才慢慢的開口:“現在交易算是完成了吧?滿足了嗎?”

啊……聽到將這麽說,茂夫低下頭看著將眨眨眼,突然鎮定下來點點頭,眼神柔和的側頭看向靈幻的方向,“我已經很滿足了,謝謝,將。”

“沒事沒事,與此同時,你也幫助我了嘛,扯平扯平……”不在意他的話語,嬉皮笑臉的說著不著邊際的話語,再次掃視一週後,表情堅定的說:“那我走了,以後要多多保重,不要讓自己壓力太大或者哭*6,我可不想安撫突然兄控100%的好麻吉啊,那個超級困難好麽。”

“對……對不起,下次我會注意的。”

最後對眼淚汪汪的茂夫擺擺手,將拖著來不及換下的衣服直接溜走,向小鎮的出口飛奔而去。

——這麽有趣的事情,怎麽可以不叫上我呢?

——跟你走?別開玩笑了,這麽弱勢的地位會是我嗎?

——跟我走……

——律。

火紅的頭髮帶來乾澀的空氣感,薄紗被風吹起,在半空中緩緩飄落,最後落在親吻相擁的兩個人身上,將收緊了環住律脖子的手臂,閉上眼睛享受著好久不見的一個熱吻。

樹葉發出沙沙聲,燈籠的紅透過細縫,最後散落在兩人身上。

『END』

*1貴職:
幾乎在神社工作者,都會稱為貴職,因為和神明扯上關係

*2運氣好:
由抽籤進行,將五次抽到舞籤

*3舞衣:
往日進行的時候,穿的都是白色巫衣,只有這一次,穿著的是華麗的舞衣,表示律其實有偷偷來看過將的樣子,只不過沒有出現在將面前罷了。

*4三段略微詭異的話語,被火燒什麽的:
選自《蔬菜店的阿七感想》
阿七是江户本乡地区卖菜人家的女儿,父亲名字唤作太郎兵卫。
天和二年(1683)十二月二十八日,江户发生大火,史称天和大火,死者约有3500人以上,烧毁房屋无算。阿七的家亦被火灾波及,因而暂居到素来供奉家祖灵位的寺院,圆乘寺。
居住日久,阿七心里多了一位年轻的杂役——生田庄之助的影子,竟尔深深迷恋上他,不能自遣。而后烧毁的旧居重建,阿七跟随父母搬回新家,但仍对生田庄之助朝思暮想,左思右想之下,念及:「若是再次失火,家屋烧毁,便能再去寺中居住,与意中人相见」。
于是阿七真的在家中放火,火苗越窜越高,她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欢喜;但终于恐惧占了上风,急唤邻里前来救火,所幸火势很快就被扑灭,也未造成大害。
在官員為阿七開脫時,阿七未同意解脫,最後被判火刑,被活生生燒死。

在這寓代茂夫和將犯下的罪過,他們用微小的生命作為陪襯,燭火只為模擬災禍,哄搶的人類暗喻火災來時的混亂景象,只為了可以讓心上人看見那副倒秋美景,而茂夫想要試圖和靈幻再次相見,所以才說被獄卒懲罰,因為連神明都犯下這等過錯,但最後靈幻依舊看不見茂夫,盛開的花兒很快就雕謝枯萎,不知道走遠的律是否看到,戒言也代表他們要死守這個秘密,一輩子都不能說出口,否則滅人滅神。

*5烙印:
此生將被束縛在這個神社里,只能奉行這個神社衍生出來的神明,因為他解不開蘊含著父親最後強大的詛咒,他的力量不足以破壞掉印記,只有茂夫才有可能解開,而且可能性也非常小。

*6:
影山兄弟可以互相心靈感應,傷口也可以共享。